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

火線追緝令 John Doe has the upper hand


Kevin Spacey在本片的演出幾乎集中在這段與Freeman, Pitt搭車前往他宣稱最後兩具屍體藏身處的途中。Somerset (Freeman飾演) 認為John Doe是在傳道,藉由殺人傳達他的想法,並希望後人研究他的行為,進一步了解他的思想並遵循。在車上的對話,正是SomersetJohn Doe之間邏輯思考的對抗。

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以自己為主角的一場戲,劇本都是圍繞著主角在寫,所有的事件都是因主角而生,主角也會逐一解決所有的事件,並且成為英雄。然而,真實生活可不是這樣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得償所願地擁有美滿的家庭、拿到高學歷、擁有令人稱羨的薪水、豪宅......等,一般社會價值認定的成功。當一些不美滿、不完美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周遭的時候,人的大腦會試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,讓自己舒服一點。

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有幾個簡單的方法,例如,找出壞事情的好處、推託都是別人害的、為了更崇高偉大的理想……等。John Doe認為他是被神選中的,這一切不是他主觀想要去做。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的方法是推託給神,都是神讓我去做的。Somerset的回應也很有趣,他認為John Doe自己也不相信這個推託之詞,他指出了一個小小的矛盾:「如果你是被迫的,那麼你為什麼樂在其中呢?這不大像是殉道。」

如果是因為神的意志而讓自己去做出這些行為,就基督教來說,他,身為一個殉道者理應受盡折磨、苦難以遂行神的意志、貫徹自己的信仰,他怎麼會感到快樂、興奮呢?我似乎看到John Doe的頭上閃出一個大大的驚嘆號,他露出邏輯的破綻了。John Doe立刻否認他樂在其中,並且轉移話題。這回合由Somerset獲勝!

不過他還是小小狡辯了一下:「一個人享受工作樂趣並沒錯。我不否認我渴望使有罪的人自食惡果。」這句話的邏輯錯誤超多,多到我差點被他說服。首先,上帝要殉道者去做的事情從來就不被認為是一種工作,他故意使用類比與舉例的方式模糊他先前提出的說法。第一句話是舉例,與主題無關;接著又跳回來原來的討論,希望以舉例當作論點,含混推導出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結論。這裡犯的邏輯錯誤是牛頭不對馬嘴。另外,雖然身為一個殉道者,他本身的信念確實可能與上帝的恰巧相同,但這並不表示前面的邏輯錯誤可以因此被抹煞。John Doe只是再一次的模糊焦點,想要讓其他人除了認可他的想法,還要認可只有這樣的行為可以充分傳達他的想法,並且廣為大眾聽到。

說了這麼多,很感激Mills (Pitt飾演) 為我下了一個小小的結論:「我認為你只是濫殺無辜!」

無辜

Mills提到「無辜」這兩個字的時候,John Doe似乎大爆發了。他細數之前五個被他殘忍虐待的人的罪過,他認為他們不是無辜的。是啊,他說的這些罪過我也點頭稱是,無辜與否每個人都可以舉起自己道德的尺去判斷,但這不表示,你也可以以實際的行動去給予他們應有的懲罰,或是說「制裁」。畢竟,如果每個人都可以以自己的道德觀去衡量他人無辜與否,並且給予自己認為的刑罰,那麼社會秩序將蕩然無存。

無力答辯

Somerset再一次挑戰John Doe的觀念:「你是說你做的是上帝的善事?」John Doe的答辯很爛也很弱:「上帝的做法是很奧秘的。」我想就差沒傲嬌地說不告訴你喔跟畫個啾咪的表情符號了吧!這也顯示John DoeSomerset的問題無力答辯。

瘋子會知道自己是瘋子嗎?

當有人提出驚世駭俗或僅止於與一般文化、道德相違背的想法的時候,我們應該仔細去聽他的說明,試圖了解其中的邏輯所在,反覆推敲這是否正確,而不是只是一味地將提出理念的人歸類為瘋子。就像John Doe回應的一樣:「將我當成瘋子,會讓你舒服一點。」即便John Doe的行為是錯誤的,這並不表示他想傳達的理念是錯誤的,只是他不應該為了要別人聽他說話而拿這麼大把的榔頭到處殺人。

John Doe想要傳達的意念?

他對世界上的罪惡感到憤慨,更令他不能忍受的是世人的容忍、冷漠。他藉由這樣的行為立下榜樣,希望所有與他有相同想法的人也能揭竿起義。自己是誰不重要,自己是一個表達理念的工具,希望他人專注於他的行為與造成的影響,並進一步思考他想傳達的意圖。

我也同意我們不應該容忍世上這許多的罪惡,但這從不表示我會採取同樣的手段去達成同樣的目的。或許有人會辯稱,就只有這樣的方法才能達成。我們還是應該尋找所有合法合理的管道去達成,如果還是沒辦法,那就像個黑暗騎士、巨魔人或是特務間諜一樣生活在黑暗中吧!因為我們永遠不能用目的合理化自己的手段,一旦我們常常越過線,長此以往,那條線就會越來越模糊,手段就再也不受任何規範,合理的目的將成為任何手段的藉口。

John Doe
Wanting people to listen, you can’t just tap them on the shoulder anymore. You have to hit them with a sledge hammer, then you’ll notice you’ve got their strict attention.
想要人聽你說話,拍拍他的肩膀是不夠的。你必須讓他震撼一下,這樣人家才會仔細聽你說。

雖然我也認為拍拍肩膀常常是不夠的,但我還是會先拍拍肩膀,畢竟,還是有一些人會聽;另外,震撼一下也不代表可以殺人……ll rights reserved

2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