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

高速公路感應門架

讓消費者清楚看見價錢隨著每一次消費而不停上升,會讓痛苦指數達到最高點。這顯然不是生理的痛苦,但卻啟動了大腦管理生理痛苦的同一塊區域。------<大腦拒絕不了的行銷:100 個完美挑動感官的 Marketing × 腦科學經典法則 > p. 23

高速公路正式開啟計程收費,開車經過感應門架會以藍燈補光輔助取得清晰車牌。過去從新竹到台北只會經過兩個收費站,現在卻有十多個感應門架。

藍燈補光主要是輔助取得沒有貼 eTag 的車輛,然而,有貼的車輛經過時,藍燈也會補光。藍光對我開車不會產生困擾,讓我不舒服的是,藍光讓我意識到"正被收費中"。

白天開車經過許多感應門架,多半沒有任何想法,甚至也沒有注意到它們的存在。夜間開車經過感應門架,每個門架閃出的藍光彷彿是一把利刃,除了一刀一刀把我的荷包削薄,也一刀一刀凌遲我的大腦。

雖然國道轉換為計程收費,新竹到台北的過路費變得更便宜。但我卻因為收費機制的緣故,痛苦指數不斷地上升。

結論:
可以像多年前黃秋生的一個可口可樂廣告的口號一樣:「賞我一個痛快嗎?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