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

少女奧菲莉亞的奇幻漂流

或許是因為我是比較理性思考的人,所以我相信第二個故事。

第一個故事有著許多伴隨Pi童年的動物,斑馬、鬣狗、紅毛猩猩與老虎。雖然動物間的殺戮也是很殘忍,但相較於人類間的自相殘殺,似乎讓人在情感上容易接受得多。一個在巨型油輪中,航向未知的旅程的青少年,倏忽在無情的暴風雨交加下,讓他的人生航向更無法預料的未來。
 

面對現實的勇氣並不容易產生,特別是在高度壓力的情況下。Pi可能就是因為無法面對現實的壓力,而將實際的人物幻化為他熟悉的動物。鬣狗是邪惡的化身,紅毛猩猩則是他摯愛的媽媽。唯有如此,他才能撐過一切慘無人道的事,他才能繼續撐下去。一個人為了生存殺了另一個人;Pi看不過去,但他也為了生存殺了他,Pi也成為了那個他看不過去的人。與其繼續面對良心的譴責,倒不如幻化出另一個形象,代替自己受責難,這也就是老虎的誕生。 

老虎代表他的邪惡也代表他的良心,更是他的排球威爾森。每個人都需要朋友,湯姆漢克斯的是排球,Pi的朋友就是老虎。一方面,他痛恨老虎的殘忍,老虎啃食斑馬的屍體;另一方面,他也感恩老虎的陪伴,沒有老虎,他也沒辦法走這麼遠,支撐這麼久。 

這部電影讓我想起”羊男的迷宮”。同樣具有高度的美術價值,同樣是小朋友因為壓力的創傷而躲進幻想世界,避免自己遭受傷害。兩者因為故事主幹的不同,劇情大相逕庭,想傳達的意念當然也不相同。 

奧菲莉亞最後以悲劇告終,Pi則是獲救。儘管如此,他們都在自己的想像王國裡受盡苦難,但也同時得到保護。 

I suppose in the end, the whole of life becomes an act of letting go, but what always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. 

老虎頭也不回地走了,沒有甩甩耳朵、沒有吼叫一聲。因為Pi不再需要那隻老虎,他已經原諒殘忍的自己,他已經度過船難的煎熬。老虎沒有理由說再見,所以就這麼走了;當下Pi的內心確實很受傷,但就算沒有好好地說再見,人生還是要繼續地往前走,並且不斷地放下。 

或許年少的Pi受傷的心情也傳染給我了吧?!當片尾老虎在叢林前駐足猶豫的時候,我也希望他能回頭看看我,讓我好好跟這部片說再見。然而,他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……。 All rights reserved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